当前位置: 首页> 宏观趋势> 金融下乡:精准扶贫的豫湘样本

金融下乡:精准扶贫的豫湘样本

发布时间:2015-12-01浏览133次

精准扶贫是当前扶贫工作的热点,但在自上而下的贯彻实施中,政策落实情况却并不为人所熟知。

11月27日~28日,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强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我们对全国人民的庄严承诺。他在《摆脱贫困》一书中明确指出:“扶贫开发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

扶贫是个系统工程,远非个别部门所能解决。早在2014年3月初,央行、财政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扶贫办、共青团中央等七部委下发《关于全面做好扶贫开发金融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建立央行牵头、多部门共同参与的信息共享和工作协调机制。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促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是金融扶贫工作的基本出发点。金融扶贫不能搞大水漫灌、大而化之,要做到有所为、有所侧重。”

所谓“精准扶贫”,是指针对不同贫困区域环境、不同贫困农户状况,运用科学有效的程序,对扶贫对象实施精确识别、精确帮扶、精确管理的治贫方式。一言以蔽之,精准扶贫就是谁贫困就扶持谁,不放空枪。

近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走访了河南、湘西等多地农村,采访当地金融机构,实地探访企业、农户,发现与以往“大水漫灌”的财政扶贫相比,地方金融机构逐渐摸索出针对当地的、既市场化又可持续的精准金融扶贫模式。

河南:农户联保贷款,“龙头”带动脱贫

本报记者首先来到河南省兰考县堌阳镇,当地盛产一种树木,名为泡桐。以泡桐为主材的民族乐器小微企业需要扩大生产规模,却苦于无资金支持。

堌阳镇乐器行业协会会长、成源乐器音板有限公司(下称“成源乐器”)总经理汤二法告诉记者,他曾因无资金扩大再生产而一筹莫展。而当地也因缺乏就业机会,居民均离乡外出打工。

2014年6月,在央行兰考县支行的引导下,兰考县中行对成源乐器等5家企业发放贷款1800万元,并发放“兰考乐器通宝”十户联保贷款,授信2800万元。这不仅助推了企业发展,还带动堌阳镇97家乐器家庭式手工作坊转化为初具规模的生产加工企业。

“现在当地农民都很少出去打工了。”汤二法告诉记者,“我们公司里多数是当地农民,解决1500多人就业,带动周边300贫困户增收。”

央行郑州中心支行货币信贷管理处科长秦向辉告诉记者,2013年央行郑州中心支行便牵头联合河南省扶贫办等七部门印发了《关于实施河南省金融支持扶贫开发工程的指导意见》,农信社、村镇银行等地方法人机构,以及邮储银行、农行等国有银行成了县域金融的主力军,将小额信贷产品做大,同时依托农业产业链,既支持企业又支持农户。

“在引导金融机构开展扶贫开发金融服务方面,我们采取了财政贴息、再贷款等政策进行引导,一方面通过对农户或者企业进行贴息,降低融资成本;另一方面通过人行支农再贷款进行引导。”央行郑州中心支行相关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

随后,本报记者来到周口市沈丘县付井镇郭岗村。郭岗村是大别山集中连片特困区中的贫困村,人口2380人,其中贫困人口1100人。

沈丘县邮储银行结合当地农户情况,推出了金融扶贫专项信贷产品——惠民扶贫贴息小额担保贷款(惠民小贷)。该产品有贷款投放精准度高、政策覆盖面宽、可接受的担保范围广、贫困户归还贷款利息负担减轻的特点。

记者发现,与兰考县不同,这里的农户拿到的贷款授信主要用于自家养殖。

农户周三超去年就尝到了邮储银行“惠民小贷”的甜头。他告诉记者,去年从周口邮储银行得到5万元的贷款,贷款利率为9%,农户承担4%,财政按照5%给予贴息。经过一年的努力,周三超养牛净赚10万元。而就在2012年,该村人年均收入仅为2000余元,周三超赚的10万元对于当地农户来说是笔不菲的收入。

但天有不测风云,今年初,周三超家的好几头牛染上了肺病,眼看到手的利润没有了。一时间,不仅好几头牛都死去了,就连银行贷款也难以还上。许多亲朋好友都劝周三超不要再妄图做扩大养殖的发财梦。

就在周三超一筹莫展的时候,针对他的情况,邮储银行工作人员决定,再给周三超贷款8万元用于重新扩大养殖,利率8.6%,周三超承担3.6%。

后来,央行下乡调研,提醒他可以选择小额扶贫保险,这样牛生病就有了赔付保障。就这样,目前贷款和保险问题全都解决了,周三超说,他要继续干下去。

事实上,2014年4月初至2015年9月末,沈丘县邮储银行已累计发放此项贷款6978万元,为1038户像周三超一样的贫困户脱贫致富提供了支撑。至2015年9月末,沈丘县邮储银行已为60多家龙头企业、家庭农场、专业大户、农民合作社提供了全方位的金融服务。

湘西:“龙头企业+贫困户合作社+村集体”新公司模式

“之前,精准扶贫的实际执行效果并不令人满意,主要原因在于精准扶贫中出现了突出的对贫困户的排斥现象。”四川省林校社会林业办公室扶贫研究专家邓维杰表示,“要真正实现精准扶贫,应该尽早开展国家级和省级的贫困普查,对贫困村实施分类管理,采取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融合的贫困户识别和帮扶机制。同时,购买独立第三方社会服务来协助和监督整个过程。当然,减贫投入必须足够,而且需要地方政策配套来实现精准扶贫目标。”

本报记者了解到,湖南湘西州花垣县十八洞村“龙头企业+贫困户合作社+村集体”的新公司方式,正是运用第三方社会服务来协助和监督扶贫工作的典范。在实地采访中,花垣县委书记罗明向记者介绍了这种独特的精准扶贫模式。

据罗明介绍,花垣县苗汉子合作社与十八洞村采取股份制合作帮扶的利益联结机制,实行“龙头企业+贫困户合作社+村集体”的模式成立新公司。流转土地1200亩建立猕猴桃种植基地,当地村民全部以国家财扶资金入股的形式出资234万元,占公司股份的39%;村集体以国家财扶资金扶持村集体经济的形式出资60万元,占公司股份的10%。猕猴桃三年挂果预计将给村民带来每人5000元分红。

记者看到,在位于十八洞村外的一片田地上,1000亩猕猴桃正茁壮成长。十八洞村猕猴桃种植基地负责人石志刚介绍说:“公司自筹600万元,缺口资金1000万元。为此,央行搭桥,县委县政府牵头引导,公司与华融湘江银行顺利对接,并在去年10月份央行调研督导暨银企签约会上签约,得到信贷资金支持。”

记者还来到位于湖南省西北部的永顺县,该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

永顺县松柏镇溪州米业专业合作社是当地政府精准扶贫的示范合作社。“专业合作社+农户阶段式合作+银行信贷支持”是该合作社的运营模式,该社理事长邓宇向记者介绍说,合作社建立与农户利益联接机制,按照“直补到户、合作自愿、入股分红、退股还本”的办法,使贫困农户以财政扶贫资金、土地流转资金和劳动收益参与合作社入股,实行利益分红,滚动发展。

具体做法是,前3年由农户将耕地托管给合作社,其土地所有权证由合作社保管,合作社免费提供种子、肥料等作业农资,提供耕田、育秧、栽插、收割、收购等一条龙服务,代为耕种、管理、营销。

“对接农户的稻谷收购价为每百斤260元,比普通农户高出20元,待各户回收总额累计达到3万元以后,资金便直接入股合作社并参与股金分红,土地则由托管形式转变为流转形式,从而实现贫困户真正永久脱贫。”邓宇告诉记者。

央行出台的《关于全面做好扶贫开发金融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等政策文件要求,各银行业金融机构结合农户、农村、农民合作社、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之间相互合作、互利互惠的生产经营组织形式新需求,健全“企业+农民合作社+农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等农业产业链金融服务模式,提高农业金融服务集约化水平。

在这一背景下,得知该合作社的资金需求后,永顺农商行随即展开对接,发放为期半年的200万元贷款填补资金周转缺口。记者了解到,因该合作社承担社会责任,带动贫困户脱贫,其贷款享受全额贴息。

记者来到当地贫困户黄祥龙家,他向记者介绍了自己的情况:“我今年64岁,老伴瘫痪10多年,家里经济一直困难。以前每年只有4000多元的收入,现在人民银行和农商行帮我加入合作社后,一年可以拿到7000多元。”

广告合作 广告合作
QQ咨询 QQ咨询
微信群二维码 微信群二维码
用户反馈 用户反馈
置顶 置顶
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