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宏观趋势> 一文读懂中国经济春季报

一文读懂中国经济春季报

发布时间:2016-04-16浏览201次

【一文读懂中国经济春季报】2016年第一季度,国内GDP达到6.7%。业内数位经济学家、首席分析师均认为,一季度数据预示经济短期企稳,预测二季度GDP增速或将回升至6.8%。(证券时报)

  一句话点评中国一季度宏观经济数据:经济向好的基础还不牢固;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李克强

  2016年第一季度,国内GDP达到6.7%。业内数位经济学家、首席分析师均认为,一季度数据预示经济短期企稳,预测二季度GDP增速或将回升至6.8%。

  经济学者马光远说道:“中国经济一季度的反弹仍然建立在过去刺激老路的基础上。不要因为吃了一点兴奋剂,就出现各种可怕的幻觉,经济结构的调整仍然仍重道远。”

  一季度GDP实现6.7%,守住了年度目标着实不易,可抽丝剥茧后,却不难发现其增长动力的持续性仍然存有疑虑。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6.7%的增速创下了2009年一季度以来的新低,但由于情况远好于市场此前预期,外加3月份反弹明显,因此,对于悲观者来讲,可谓惊喜;对于乐观者来讲,则倍感意外。

  工业部门:二产落,三产升

  曾一度回落的工业指标,终于开始出现好转。3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8%,比1-2月提高了1.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再次成为最大亮点,增加值增长7.6%,而第二产业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下降至2.3个百分点.

  对于工业超预期回升的势头是否能够延续下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于春海分析称,分大类看,采矿业和制造业增速在经过1-2月的大幅下滑后,在3月出现明显反弹。分企业经济类型看,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的增速由负转正。分产品看,几种主要的过剩工业产品的产量增速在3月均明显提高。其中,水泥、生铁、粗钢、钢材和有色金属等,增速由负转正;原煤和焦炭产品继续下降,但下降速度明显收窄。过剩行业、企业和产品重新恢复正增长,这显然是不可持续的。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存量调整政策的全面启动,工业部门的增速将会继续探底。

  房地产:销售额大增

  3月份,房地产开发企业商品房销售额同比增长64.4%,比1-2月的累计增长率提高了20.8个百分点。目前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开始收紧房贷政策,并加强对房地产市场违规操作的管控和打击,因此,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房地产销售的火爆状况及其对第三产业增速的提升作用具有较大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

  消费仍是中流砥柱

  3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名义同比增速10.5%,比2月提高0.3个百分点;实际增长9.7%,比2月提高0.1个百分点。1-3月累计名义增长10.3%,实际增长9.7%。消费需求名义指标的改善主要来自消费价格的温和上涨,扣除价格因素后的实际增速继续处于近年来的低点,没有明显的改善迹象。

  海通证券首席分析师姜超表示,一季度消费低开高走。受家电、汽车拖累,前两月增速回落,但3月汽车、粮油食品增速明显回升,支撑3月消费走强。未来消费仍是中流砥柱。

  投资需求:基建地产为推动主力

  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10.7%,增速比1-2月提高了0.5个百分点。固定投资增长速度的提高主要来自第三产业。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分别比1-2月提高了4.6个百分点和3.2个百分点。从项目隶属关系看,中央项目投资增长2.8%,比1-2月提高了7.2个百分点;地方项目投资增长11.1%,比1-2月提高了0.2个百分点。

  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的提高是源于房地产市场的火爆行情。基础设施投资增速的提高应该主要源于中央政府财政政策刺激。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于春海认为,这两股推力在未来不太可能继续同时存在。至少,各地房地产政策的转向可能会抑制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的继续提高。

  对外贸易:衰退式顺差

  3月份,出口额实现了2015年6月以来的首次正增长,同比增长11.5%;进口额下降7.6%,下降速度较前两个月明显变缓;贸易顺差298.6亿美元,顺差规模继续缩小。1-3月,出口额累计下降9.6%,进口额累计下降13.5%;实现贸易顺差1257亿美元,较2015年同期增加了33.9亿美元。“对外贸易依然处于一种‘衰退式顺差’状态。”于春海称。

  他进一步分析表示,考虑到外部主要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经济低迷和进口收入弹性的显著下降,我国出口还不具备持续正增长的条件。但是在进口方面,由于主要产品的进口量依然保持增长,进口额的下降主要是源于进口商品价格指数的大幅下降。一旦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触底反弹,我国的进口额可能会快速增长。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我国的贸易收支就可能从从“衰退式顺差”过渡到“衰退式平衡”,甚至进入“衰退式逆差”。

  CPI:食品成为背后主要推手

  2016年3月,CPI同比增长2.3%,与2月份持平,维持在2014年以来的高位。

  从分类指数看,3月份食品烟酒价格同比上涨6.0%,影响CPI上涨约1.78个百分点;在其他七大类价格中,也仅有交通和通讯价格同比下降。受春节后鲜活食品和部分服务价格回落的影响下,3月份CPI环比下降0.4%。从分类指标看,食品烟酒价格环比下降1.3%,带动整体CPI环比下降约0.4个百分点;在其他七大类价格中,衣着、居住、医疗保健、其他用品和服务价格继续环比上涨,交通和通信、教育文化和娱乐、生活用品及服务价格环比下降。

  2016年一季度,CPI累计增长2.1%,与上年同期相比提高了0.9个百分点。

  值得关注的是,2016年1~3月,CPI累计增速不仅高于非食品CPI增速,而且高于核心CPI增速,这是2015年首先出现的情况。这意味着能源依然是压低CPI增速的因素,而食品则转变为推高我国CPI增速的因素。在食品价格迅速上涨的带动下,消费品价格增速一举超过服务价格增速,这是2013年以来首先出现这样的情况。

  PPI降幅收窄

  2016年3月,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下降5.2%,同比降幅收窄0.48个百分点;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4.3%,同比降幅收窄0.26个百分点。2016一季度,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下降5.8%,同比降幅扩大0.24个百分点;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4.8%,同比降幅扩大0.24个百分点。

  对比3月份与一季度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与出厂价格的变化,可以看出,购进价格同比降速的收窄幅度尤其明显。其中,化工原料和农副产品购进价格的降速收窄了1.5个百分点以上,是推动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改善的主要动力。

  社融增量的异常变化

  2016年3月末,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13.4%,增速比上月末高0.1个百分点;人民币贷款1.37万亿元,同比增长14.7%,比上月末持平;社会融资规模增加2.43万亿元,比上月高1.56万亿元。高于去年同期1.1万亿元。

  需要关注的是社会融资规模当月增量的异常变化。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当月增量同比增长67%。2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当月增量同比下降43%,环比下降77%。

  市场上部分解释是,受2月份春节的影响,一些融资业务被提前到1月份执行或推后到3月份执行。但是这种解释的合理性是值得怀疑的。2014年和2015年的春节也都是在2月份,但是当时都没有出现类似的异常变化。

  2016年1月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主要来自新增人民币贷款、企业债券发行和委托贷款的增长;2月份社会融资规模的下降主要因为新增人民币贷款、企业债券发行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的下降。3月份,企业债券融资规模创历史新高为6954亿元,较1月的历史次高值增长52%,接近15年月度均值的3倍。

  于春海分析称,随着去产能和淘汰僵尸企业进程的全面展开,不仅银行要面对更大的不良贷款上升的压力,进而对银行放贷能力和意愿构成严重制约,而且也会使得债券市场违约风险上升,进而使得债券市场的融资条件收紧。此外,在互联网金融经过一段时间的野蛮扩张后,其风险和问题已经开始不断显化。这必将引发监管部门加强对包括互联网金融在内的整个影子银行体系的管控,导致信托贷款、委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等业务受到抑制。

  “随着经济的回暖,政策的重心可能由稳增长回归供给侧改革,通胀二季度仍面临上行压力,美联储加息延后并非放弃,货币政策对经济的支持力度受到多种因素的制约, 经济增长内生动力不足,下半年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上升。 ”招商证券宏观分析师闫玲称。

  数位业内人士表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很可能出现货币环境趋于宽松,而实体经济融资环境却更趋紧张的状况。这种状况会加剧资金“脱实就虚”的流动和泡沫危机在不同资产市场之间的游走。

  外汇储备:止跌回升

  央行外汇储备在2015年全年累计减少5126.6亿美元,2016年1~3月外汇储备进一步下降了1177.8亿美元。2016年3月,央行外汇储备实现了自2015年11月以来的首次增长,增加102.6亿美元,至3.21万亿美元。3月份,国内经济运行呈现积极信号,监管层面加强对资本外流的管制,人民币汇率企稳,这些因素都有助于缓解资本外流压力,进而抑制外汇储备的下降趋势。

  业内多位经济学家认为,随着2016年10月份的迫近,强化资本流出管制的做法会受到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美元暂时的贬值并没有改变其长期升值趋势。一旦美元重回升值状态,在负的存量估值效应与国际收支逆差的共同作用下,我国又将面对外汇储备快速减少的局面,这不仅会导致人民币贬值压力的加大,而且还会与人民币贬值相互强化。

  市场普遍预测,二季度将会实施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财政对三大类基础设施的投资,以弥补房地产市场行情调整带来的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的快速回落。

  此外,4月初蔬菜价格小幅回落,但猪价再创新高,国际油价持续上涨,均对CPI形成推升压力。而当前人民币汇率虽短期升值,但货币超发实质未改,同样会对增大通胀上行压力。姜超称,“通胀上行风险未消或将制约央行未来货币政策空间。”

(责任编辑:DF010)

广告合作 广告合作
QQ咨询 QQ咨询
微信群二维码 微信群二维码
用户反馈 用户反馈
置顶 置顶
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