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商学院> 蘑菇街成扶不起的阿斗:腾讯带流量 MAU一年间零增长

蘑菇街成扶不起的阿斗:腾讯带流量 MAU一年间零增长

发布时间:2018-12-10浏览48次
蘑菇街成扶不起的阿斗:腾讯带流量 MAU一年间零增长_科技_中国网
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财经首页
宏观
金融
证券
新三板
产经
消费
科技
汽车
医药
能源
房产

蘑菇街成扶不起的阿斗:腾讯带流量 MAU一年间零增长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蘑菇街成扶不起的阿斗:腾讯带流量 MAU一年间零增长 2018年12月10日09:53中新经纬

新闻爆料: alltech@china.org.cn 电话:(010)82081166-6075


蘑菇街成扶不起的阿斗:腾讯带流量 MAU一年间零增长

微信 QQ好友 新浪微博 QQ空间


蘑菇街成扶不起的阿斗:腾讯带流量 MAU一年间零增长
蘑菇街成扶不起的阿斗:腾讯带流量 MAU一年间零增长

  蘑菇街此次发行475万美国存托凭证,主承销商为摩根士丹利、瑞士信贷和华兴资本。

  招股书显示,蘑菇街最初计划最多筹集2亿美元资金。但11月23日招股书更新后,公司确定发行价为14到16美元,最大募资金额为8740万美元。最后,蘑菇街的上市价定在了14美元,加上承销商可执行的71.25万股ADS超额配售部分,蘑菇街最大募资额约为7650万美元,募资额缩水六成。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6个月时间里,蘑菇街营收为人民币4.89亿元,去年同期营收为4.8亿元,几乎没有增加。而调整后净亏损达到人民币1.857亿元。

  除了业绩亏损,蘑菇街MAU(月活用户数)增长也几乎停滞。数据显示,蘑菇街的MAU从2017财年的5100万增加到2018财年的6520万,增长了27.8%,活跃购买者从2017财年的2440万增加到2018财年的3300万,增长了35.2%。但按照2017年9月30日前十二月与2018年9月30日前十二月相比,蘑菇街MAU从6200万增加至6260万。

  而持股18%的第一大股东腾讯,对蘑菇街的支持可以说是不遗余力。今年5月,蘑菇街与腾讯达成了合作协议,获得了微信支付和QQ钱包的入口通道,但引流能力遭遇了瓶颈。在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12个月中,蘑菇街活跃买家也仅增长3.5%至3280万。

  为了改变现状,蘑菇街业务重点开始转移,首先公司开始加码视频直播业务,但面临淘宝直播、小红书的激烈竞争,转化率依然不高。招股书显示,蘑菇街用户每天花超过35分钟观看直播,而视频直播业务成交额在14亿元左右,占GMV(成交总额)总量为17.7%。占据了用户更多时间的直播,对GMV的贡献还不足20%。

  其次蘑菇街加强金融布局,主打P2P平台种豆宝,与类似于花呗的消费分期服务“白付美”,此外还进行导流服务,将用户引至信用卡推荐页面、众安保险的保险产品等。但由于蘑菇街金融产品的体量规模较小,在当前严监管的互联网金融环境下,面临不小的政策风险。

  上市是蘑菇街的新一轮突破,它的业务革新之路,依然在地平线上无限延伸。

  营收增长乏力 主业连年亏损 现金流难乐观

  蘑菇街的产品与服务覆盖时尚消费领域,包括MOGU、淘世界、美丽说、蘑菇街、uni、锐鲨等,主要用户定位于年龄15岁至30岁的年轻女性。此次上市募得的资金30%将用于时尚内容产品的进一步开发,30%用于技术上的深入投入,20%深化与商户和品牌的合作,剩余用于投资和收购之类的一般企业用途和运营资本。

  据新浪财经报道,在截至2017年3月31日和截至2018年3月31日的一年时间里,蘑菇街的总营收分别为人民币11.099亿元和人民币9.732亿元(约合1.417亿美元);在截至2017年9月30日和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6个月时间里,蘑菇街的总营收分别为人民币4.804亿元和人民币4.895亿元(约合7130万美元)

  在截至2017年3月31日和截至2018年3月31日的一年时间里,蘑菇街的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9.391亿元和人民币5.581亿元(约合8130万美元);在截至2017年9月30日和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6个月时间里,蘑菇街的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4.279亿元和人民币3.033亿元(约合4420万美元)

  在截至2017年3月31日和截至2018年3月31日的一年时间里,蘑菇街的调整后EBITDA(即未计入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的盈利)分别为人民币-4.035亿元和人民币-3.842亿元(约合-5590万美元);在截至2017年9月30日和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6个月时间里,蘑菇街的调整后EBITDA分别为人民币-2.368亿元和人民币-1.720亿元(约合-2500万美元)。

  在截至2017年3月31日和截至2018年3月31日的一年时间里,蘑菇街的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4.761亿元和人民币4.202亿元(约合6120万美元);在截至2017年9月30日和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6个月时间里,蘑菇街的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2.523亿元和人民币1.857亿元(约合2700万美元)。

  蘑菇街的现金流情况同样也不容乐观。2017财年初,公司现金及等价物23.54亿元。2017财年净流出10.8亿元,2018财年净流出0.46亿元,2019年4-9月则流出3.33亿元。

  蘑菇街的收入来自于三个方面:一是营销服务收入,二是基于交易额收取的佣金,三是主要包括金融服务的其他收入。

  从2017年财年以来的收入构成看,营销服务收入的占比在快速下降,佣金收入在2018财年上升后基本保持稳定,其他收入占比在逐步上升,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半年内,其他收入8078万元,占比由2017财年的4%上升至16.5%。

  全球资本低迷,募集资金减半调低预期

  据蓝鲸财经报道,早在两年前有坊间传言,蘑菇街母公司美丽联合集团正考虑赴美上市。今年7月,据财新报道,美丽联合集团已向SEC递交了上市招股书,该报道援引市场人士称,其IPO募资规模最高或达5亿美元。

  这一消息在四个月后得到证实,不过主角变成了美丽联合集团旗下的蘑菇街。美国东部时间11月9日,蘑菇街向SEC递交了IPO申请文件。彼时,招股书显示,蘑菇街拟在纽交所挂牌,股票代码为“MOGU”;筹集最多2亿美元资金,较传闻的5亿美元募资规模缩减了60%。

  随着蘑菇街上市步伐的临近,11月底,又传来其募资额腰斩的消息。根据蘑菇街更新的招股书,其确定发行价为14至16美元,最大融资金额由2亿美元降至8740万美元,缩水56.3%。

  蘑菇街于美国东部时间12月6日完成路演,此次IPO共计发行475万股ADS(美国存托股票),每股ADS的首次公开发售价格为14美元,共募集6650万美元。若加上承销商可执行的71.25万股ADS超额配售部分,最终蘑菇街最大募资额仅为7650万美元,与2亿美元相比,缩减了61.75%。

  艾媒咨询CEO张毅指出,募资金额缩水,一般就是企业的IPO动作没有达到预期。严格来讲,因为很多所谓独角兽企业存在估值虚高的问题,可能就导致二级市场的投资人不看好企业估值。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蘑菇街募资金额的大幅缩水,原因可能有两个。“首先从蘑菇街本身来讲,公司可能是因为多年亏损的财报表现而不自信,另一方面以前融资不少,而现在需要花钱的地方相对较少,不需要靠上市融太多钱了。第二,近期境外资本市场包括美国、香港的整体形势都不容乐观,很多中概股、港股上市的都破发了。对蘑菇街来讲,与其破发不如主动调低预期、降低姿态。”

  曹磊指出,蘑菇街现有现金流情况难以长期维持平台运作,公司经营现金流仍然大幅度流出,加上现如今的一级市场融资困难,现在除了上市,蘑菇街或也别无他路可选。

  从淘宝转投腾讯 导购电商变社交电商

  据《证券时报》报道,2010年淘宝发展如日中天之际,担任过界面设计和产品经理的蘑菇街创始人、董事会主席、CEO陈琪从淘宝离职创业,并于2011年成立蘑菇街。

  与享受了下沉市场红利的拼多多不同,蘑菇街是由电商导购模式发展而成购物的平台。有数据显示,2012年淘宝有接近10%的流量来自以美丽说和蘑菇街为代表的导购社区,该年导购网站从淘宝分成超过6亿元。

  陈琪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蘑菇街的大部分购买链接是从淘宝而来,和其他电子商务网站一样,与淘宝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到了2013年,淘宝开始调整淘宝客规则,在被淘宝关闭流量入口之后,蘑菇街不得不投奔腾讯,从导购电商平台转变为社交电商平台。

  2016年,在资本的撮合下,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当年6月,美丽联合集团成立,腾讯成为蘑菇街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8%;高瓴资本持股10.2%;陈琪持股11.9%。其他投资机构包括挚信资本、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平安保险持股6.3%、启明及红杉资本。

  由于采用AB股机制,陈琪拥有79.3%的投票权,为蘑菇街的实际控制人。联合创始人岳旭强持股
广告合作 广告合作
QQ咨询 QQ咨询
微信群二维码 微信群二维码
用户反馈 用户反馈
置顶 置顶
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