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商学院> 十年投资350亿 沼气发电呼吁市场化

十年投资350亿 沼气发电呼吁市场化

发布时间:2015-10-01浏览138次
  国内由各级政府累计投资近350亿元的沼气发电项目,由于发电并网难题,目前正处于难以发展的尴尬境地。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农业部正在试图针对这些“烂尾”工程申请引入市场化机制,以盘活这些巨大的工程。
沼气发电难题
  “国家累计投资近350亿元用于沼气池的建设,但是真正能够做到上网发电的非常少。”农业部农业生态与资源保护总站李景明处长告诉记者,他经常前往安徽和内蒙古等养殖业大省进行调研,但是调研结果让他非常担忧。“沼气发电上网困难,能够真正做到沼气发电上网的企业少之又少。”
  据了解,沼气与天然气的性质类似,主要成分均为甲烷(CH4),属于清洁的气体能源。简而言之,沼气发电是将厌氧发酵处理产生的沼气用于发动机上,并装有综合发电装置以产生电能和热能。这种发电形式具有创效、节能、安全和环保等特点,是一种分布广泛且价廉的分布式能源。据悉,沼气发电在发达国家已经得到重视和推广,目前生物质能发电并网在西欧一些国家占能源总量的比例高达10%。
  中国的沼气发电前景巨大。因为中国制备沼气的原料来源更加丰富,更加广泛,据《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预计2020年的沼气生产量为440亿立方米,而其总体潜力约为900亿立方米。
  目前中国已经制定了一系列有利于沼气发展的法律、政策和中长期发展规划,中央政府在近10年当中已经投入将近350亿元。2013年,中央政府又投入30亿元人民币用于沼气的发展。
  此外,截止到2011年年底,全中国已推广了将近4000万个户用沼气池,同时在全国各地建立了大中小各种沼气工程8万多处,其中大中型的沼气工程就达到了14000千多处,形成年产沼气160多亿立方米的生产能力,合2011年当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的7%~8%。
  记者了解到,政府在政策支持与资金投入上对沼气发电并不吝啬,因为沼气的利用几乎是一个完美的“闭环”。
  “我们最初有一个非常好的设计,绝大多数沼气用于发电上网,产生的沼液和沼渣用作有机肥料。” 李景明表示:“然而现在看来,这一模式很难实现。”
  在李景明的调研中发现,“目前绝大多数沼气很难用于发电上网,一些小沼气池甚至处于废弃的状态。”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黑龙江有90%的政府补助建设的沼气池已经被废弃,在湖南和河北也都出现了沼气池被大量废弃的局面。废弃的沼气池甚至成为当地农民的安全隐患,不断发生中毒的事件。
  此外,目前的沼液和沼渣的利用也基本处于废弃状态。“(沼液和沼渣)基本上白送给周边的农户,但因为这属于有机肥,比较脏,农户们都不愿意用,他们宁可使用化肥。” 李景明无奈地告诉记者。
谁来投资设备?
  记者了解到,目前中国的养殖大省安徽正在面临着这种局面,养殖场沼气发电充裕,但是难以上网。
  安徽省生猪年出栏达4000万头,禽类养殖9亿只,规模化畜禽养殖每年排放粪便近12亿吨,粪便的化学需氧量排放达510万吨,超过了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的排放量。
  世界上最大的农业企业之一嘉吉公司正在安徽建设大规模的禽类养殖场,其累计统计将超过两亿美元,该养殖场将成为嘉吉在中国的最大禽类养殖场。据嘉吉该项目负责人介绍,“嘉吉具有非常先进的沼气发电技术,但是考虑到风险,我们对养殖场的粪便主要采取加工成有机肥进行处理。”
  另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在地方考察的时候,上网问题是沼气发电的主要顾虑之一。”
  据安徽省农委下属的省农村能源总站统计,在安徽省,规模化畜禽养殖企业沼气发电机组功率普遍为20~500千瓦,除去企业自己使用外,普遍存在用电盈余现象。由于畜禽养殖企业远离居民区,企业如果要卖给国家电网,沼气发1千瓦时电售价为0.38元,加上国家给的资金补贴,发售1千瓦时电获利仅0.8元,这个价格仅够维持发电成本。
  记者了解到,德青源沼气发电厂投入达到6500万元。而德清源这一项目从2004年10月在农业部等部门进行可行性论证,到2009年4月9日并网发电成功,中间协调时间长达4年,其中并网沟通环节就耗时一年多。
  李景明在调研中发现,“沼气发电上网非常困难,其最主要的原因是每个沼气池的发电量非常少,沼气池的分布又非常散,发电上网会为电网企业带来非常高的管理成本。”
  此外,“当养殖企业与电网公司联系的时候,电网公司提出让企业自己建设上网设施,这让很多企业望而却步。”目前,发电机、配电柜和保护功能柜的价格达到累计数十万元。
  李景明认为,能够建沼气池进行发电的企业和个人通常是从事养殖业,对发电上网的基本技术非常缺乏,也没有维护电力设施的能力,所以多数沼气池难以做到发电并网。
  在2006年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可再生能源法》中明确表示,电网企业应当与依法取得行政许可或者报送备案的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签订并网协议,全额收购其电网覆盖范围内可再生能源并网发电项目的上网电量,并为可再生能源发电提供上网服务。“这意味着沼气发电需要电网公司提供上网设备。”李景明表示。
  除了并网难题之外,沼气发电还需要建变压站、铺设线路,这些都需要占用或经过农民的土地,涉及农民的补偿和搬迁等问题。重重困难困扰着养殖企业,导致了规模型养殖企业能够并网发电的依然为数不多。
  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在河北、浙江、安徽、山东、北京和内蒙古只有个别大型企业实现了沼气发电并网。
急需市场机制
  随着沼气发电难题的日益凸显,相关部门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并开始着力政策解决。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农村能源处处长韩江舟表示,能源局将积极推进农村生物质能利用,实现生物质能电力、液体燃料、燃气和热力等能源的生物原料种植收集、加工销售、利用产业一体化,促进绿色内需经济,构建城镇清洁能源体系。
  据统计,世界范围内生物能源占所有一次性能源的比例仅为13%。但在西方国家这一比例正在提升,目前可再生能源占瑞典一次能源年消费量的比例已上升到46.35%,其中仅生物能源一项占比就达到31.7%。
  相比之下,中国生物能源占一次能源的比例连0.5%都未达到。
  在李景明看来,其原因在于各个养殖场发电能力分散,在电网面前是弱势群体。“如果多个养殖场的沼气发电项目由一个社会企业进行并购,形成几个大型的企业,最终与电网公司进行对话,才会有话语权。”
  而引入第三方专业企业后,在物流运输、设备维护、产品技术和提高效率等多个方面将会形成先进的模式,这也解决了养殖场不懂得技术的后顾之忧。
  记者了解到,关于在沼气发电领域引入市场机制的问题,李景明本人以及业内多位人士都已经提出过建议,并将相关文件递交发改委等部门。在每年的两会上,也有这方面的提案和议案,但是沼气发电的难题至今未能解决。
  “太阳能上网和风电上网都有了政策支持,希望沼气发电的引导政策能够尽快出台。”李景明如此表示。
广告合作 广告合作
QQ咨询 QQ咨询
微信群二维码 微信群二维码
用户反馈 用户反馈
置顶 置顶
微信群